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萨波潘”的村长家,位在村庄东侧的小丘顶,是一幢三层楼的独栋洋馆,铁门铁栅栏,前有花圃水池、后有家族墓园,周围树木环绕。

见到造物,维克多忍不住侧头瞥了鲍尔曼一眼,没想到这个光头,居住环境竟然这么豪华?就算这里是乡下土地不值钱,这建筑也不是村级干部该有的规格。

不过当村长推开门后,少年就不再疑惑,因为背向门口站在大厅里的,赫然是个身穿白袍的法师。

他正在欣赏布满整个墙面的壁画,画作主题一目了然:伊丝琳预言的白霜──万物封冻的末日。

……

一段时间过去。

三楼的房间,此处家俱装潢精美,尤其特别的是墙壁上用木条间隔,固定出一排排整齐的透明玻璃片。

颧骨微凸,中分卷发,戴着深色圆眼镜,知名犯罪者教授端起酒杯,“所以阿扎,能不能告诉我,我们不走还留在这里干嘛?等那位来自维吉玛的调查员上来跟我们一块喝一杯?”。

对于这个讽刺,肌肉黝黑虬结,全身刺青打洞穿环的瑟瑞卡尼亚法师,喉咙挤出两声低笑,“视情况而定,如果是有趣的人,一起喝一杯也不错!”

接着门被推开,鹰勾鼻,眼睛狭长,身上套着件白袍的瘦小法师走进屋里。

他的声音有种让人不舒服的高亢,“教授、阿扎,急着要走的话,留下第五卷《启示录》给我,你们现在就可以离开。”

阿扎.贾维德的唇环闪亮,通用语发音有浓厚的异域腔调,“算了吧!亚伯特,你为什么要这么着急呢?先跟我们讲讲这位王国调查员的事,他来干嘛的?跟他谈的怎样?”

红衣飘飘的清纯美女户外文艺写真

为自己开瓶新的红酒,被称作亚伯特的法师冷笑回应:“介绍信是新任拉.瓦雷第男爵.亚里安写的,让他来调查树林碎尸案。”

举杯致意,接着他迈步走到墙壁前施法,招手让阿扎与教授靠近。

法术引动讯号,玻璃片雾霭朦胧、影像浮现。

然后三人都能清楚见到,正在房间里休息的维克多,不同片镜片还可以提供不同的角度。

他金发分头,蓝色眼睛,背着一个行囊,身穿皮甲腰配钢剑。

站在镜墙前观察片刻,教授先开口说道:“我不认识这个人,看瞳孔不是猎魔士,那天在凯尔莫罕也没有见过他!”

画面中的维克多,从背包里取出传声器,接着盘腿坐在床上,开始对着话筒说话。

阿扎.贾维德,瑟瑞卡尼亚法师的眼神肃穆,仔细观察少年的肌肉,“没见过的陌生人,但他是个很优秀的战士,比教授这种只靠残忍与卑鄙的家伙要强出太多!”

墨镜掩饰底下,教授不满的瞪了阿扎一眼,但什么都没说。

“嘿嘿嘿!”亚伯特的冷笑尖利刺耳,“你们不认识他没关系,我认识他就可以了,他自称叫做达文西,但是就算他化成灰,我也能一眼就认出他是维克多.柯里昂。”

教授的墨镜炫出一片光亮,“维克多.柯里昂,脸上四条刀痕的龙裔诗人?听起来你对他印象深刻?”

亚伯特狭长的眼睛里闪烁着憎恨,“狗屁的诗人,他其实是个猫派猎魔士学徒,去年我和五个同伴,接受摩恩的法尔维克伯爵雇用,要解决掉他。

我们设下陷阱、做好布置,以为自己是猫,但是最后结果我们差点全军覆没,只有我一个人逃走,这是个非常机警的家伙,敏锐而且善于利用环境。”

端详屏幕中的少年,阿扎摸摸下巴,“嗯…屏幕上看不出刀痕,他刚刚没有认出你吗?”

“当时脸上戴着面罩,他可能早就已经忘记,但是我不会忘记的,我发过誓要让他死得痛苦不堪。既然撞在我手里,就是命运的安排,今天晚上正好用他来测试‘利卡’的威力!”

“利卡!?那是什么东西?”教授不解的问道。

“第四卷《启示录》里对某种生物起的名字。”阿扎双手抱胸,蔑视的答道,“不用费心思研究,那是你这种傻瓜不会理解的世界,真正天才的发想。”

瞥见教授脸上的怒气,亚伯特同样漫不在乎,阿扎的话说的很对,很符合自己的想法。

法师咕嘟吞下半杯红酒,“呵呵,能写出《启示录》这种东西,‘海边的英俊哥’是位真正为科学而献身的贤达。可以的话,真希望能够见英俊哥一面,若能够聆听他的教诲,肯定是无上的幸福。”

注视阿扎.贾维德,他接着问道:“你那边进行的怎么样?套出英俊哥名字了吗?”

“快了!那个愚蠢的猎魔士还没有发现我的伪装,我正利用他打开郊外的法师塔,里面有阿祖烈手稿的最后一部分,可以彻底补完我们缺少的文献。”

亚伯特认可的点头,接着伸手指着屏幕,“他在使用‘传声器’与人对话,这是种古老的器械,可用来远端通讯,只有法师能够充能使用。站在维克多背后的,应该是某位皇室顾问,特莉丝.梅莉葛德或者凯拉.梅兹。”

“我们不能曝露在女术士面前,皇室顾问可以直接找到国王,让她报告上去会产生很大*麻烦。”

“别担心,晚上我会切断通讯方式与传送门通道,调查员维克多是绝对逃不掉的。”

阿扎.贾维德:“那我今晚就留下来,欣赏你这段时间的工作成果,我们也可以互相印证对启示录的理解。”

“啊,很好的提议,我满怀期待!”亚伯特颔首。

……

一楼的房间里,被安排到温暖舒适的房间,维克多从背后行囊取出传声器,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他盘腿坐到床上。

“测试,测试,米开朗基罗有听到吗?这里是达文西在呼叫。”

远在维吉玛,刚刚结束与国王的交谈,回到房间收到留言的凯拉摇摇头,威克可真是不依不饶,坚定不移地选用代号传讯,还每天更换,也不知他哪来那么多怪名字。

无语的她开启话筒回话,“文西!文西!这里是基罗,讯息清楚,听到请回到。”

“……抱歉,请你叫我的全名,达文西!”听筒里传出他的声音。

眨眨眼睛,凯拉怀疑自己听错,但她明显从声音感受到某种微妙的怨念,对方是认真希望自己称呼他的代号全名。

尽管不明白原因,但既然维克多会在意,那就没什么好讲的,“好的,文西!没问题,文西!”

“……,随便你吧基罗。今天的远端课程你能不能跟我说说,法师的传送门究竟是怎么运作的?为什么有时候可以凭空开门,有时候又需要魔力来源支持?”

达文西直接放弃与米开朗基罗争辩,反正她不可能知晓真实原因,很快就会忘记,还是节省时间进行远端课程比较有意义。

关于传送门之谜,这个问题困扰维克多很长时间,玩游戏的时候,总是看法师们随意开门自由穿梭。

但实际来到这个世界,从文献上得知有‘法术印记’这种东西,而既然需要定位座标,那就意谓着传送不是完全随意。

可是传送门到底是怎么运作?他仍然雾里看花。

比方不久前的凯尔莫罕之战,瑟瑞卡尼亚的那个神秘法师,需要调和魔力之环,才能开门把整间实验室搬空。可是等到特莉丝要回转维吉玛的时候,却又直接开门就走。

中间的差异到底在哪里?上述这些都是法师的秘密,书籍上不会有的知识,还好自己现在有个顾问可以指点迷津。

而察觉到达文西放弃争辩,米开朗基罗无趣的扁扁嘴,与其进行那些枯燥的远端课程,女术士比较喜欢与少年聊天。

来自瑟瑞卡尼亚以东,贝尔镇独特的幽默感,对她而言未必好笑,但肯定很新鲜。

然而约定就是约定,所以凯拉的声音死气沉沉。

“听着,用傻瓜也能理解的方式来说,世界上到处充斥着魔力,或者说混沌能量,而魔法就是让混沌能量屈从于自身意志的艺术。

开启传送门的消耗需要从周围调用魔力,维持也是,所以严格来说,所有的传送门都是需要准备的,看起来瞬发的传送,不过是沟通技巧高明所以快速,或者事先就与环境周边魔力共鸣。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这种与众不同的存在,就是‘源术士’,他们自身就是魔法的源泉……”

……

夜晚用餐的时后。维克多没有见到主人亚伯特,负责招呼自己的人是鲍尔曼。

不过维克多并没有在意。他正在反刍下午学习到的知识。研究魔法与猎魔士的法印间的互通之处,两者都能用简单的手势,透过消耗精力,驱动特定的效果。

用餐完毕后他也没有多想,回到房间就准备就寝休息,但是直到躺下后,他却感觉到隐隐有种不安盘旋,自己似乎遗忘了些什么,那件很重要的事情必须被想起来。

先前都在考虑其他的事情,没有在意,但此刻夜阑人静,那种不安格外清晰,意谓着危险正在逼近。

从床上翻身起来,维克多正坐冥想,开始在脑中翻阅今天一天的遭遇片段。

早上进入到村庄,采买土产。

接着会晤没有头发,没有眉毛,没有胡须的壮汉村长鲍尔曼先生。

再到宅邸碰到鹰勾鼻,眼睛狭长的豪宅主人,白袍法师亚伯特。

等等……狭长的眼睛!?

沉睡的记忆被猛然唤醒,有些东西没有忘记,只是一时想不起来。月光高台,那双狭长眼睛里的鲜明恨意,与那个割喉的手势。

毛骨悚然!虽然他没有像侦探小说那样,一下子串起所有蛛丝马迹,但可以肯定的是继续留在这里就是给别人谋害的机会,少年立刻起身开始披挂武装。

抬手按下传声器,维克多尝试呼唤凯拉,但里面却只有沙沙的噪音传出。

不出所料,通讯已经被切断,那么定位传送就更是绝无可能。

从行囊中拿出草药包斜背,将传声器与行囊都收进包里,既然掉落陷阱,就没有再藏牌的理由。

那么问题来了,袭击自己的会是什么东西?

轻轻推开房门,少年注意到曾经灯火通明的洋馆,现在一片漆黑,耳畔隐约飘过叽呀嘶吼,还有啪哒啪哒的爬行声。

抽出烈焰之击,维克多轻弹剑锷,让火光熊熊闪耀,然后他在天花板看到一只“利卡”……,它就趴在那里,外表特征为浑身无毛,退化的眼睛上残余不少破坏性刀痕、手指关节粗大且进化为利爪、大脑直接暴露在外、长长的舌头从上垂落……!

目睹怪物的外观,维克多有一种呕吐的冲动,因为他能够清楚想象,所谓的利卡是怎么样制造出来的。

近似人类的怪物,少年过去杀过不少,譬如水鬼,食尸鬼,腐食魔,女海妖。

他们外观不约而同都有些接近人类的地方。但与此同时,又有某些决定性的不同。比如水鬼的鳃、食尸鬼的构造、腐食魔的体液或是女海妖的下肢,都可以让人清晰的分辨差异。

但是利卡……这个怪物身上所有的构造,都可以在原本的人体上,找到相对应的部份,远远观察就像是被剥去表皮的人类。

推到很高频率的新陈代谢,让他的手爪锋利无匹,曝露在外的脑部就是他的弱点。

倘若今天换作是别人,不了解利卡、或者称之为舔食者这种生物的特性。可能会在慌乱中发出声音,接着遭受狂风暴雨的攻击。但是维克多早就心里有数,从走出房间看到一片黑暗的时候,就有所预感。

到此为止,他已经完全可以断言,接下来他脑中所有最恶劣的想象,都将一一实现,利卡只不过是个开始。

脑中这么思索,维克多沉着走到一个比较接近怪物的距离。敲击剑锷熄灭烈焰,只靠着窗外星月淡淡的微光辨识。

屈指一弹,一枚克朗掉落在他前方不远处。

接着听到声音,天花板的利卡飞扑而下,利爪挥出劲风,尖端嚓的硬生生刺进拉多维德侧脸。

真是恐怖的力量,维克多想着,脚下开始绕背,他要从背后靠近怪物。

“迷惘”会让人变“软弱”,对付利卡的正确手段其实不难,只要慢慢的、慢慢的移动,无声无息的移动,注意脚下不能踏到异物。

保持安静,更加安静。

就定位后,注视茫然爬行的利卡,烈焰之击在沉默中,以超缓慢的速度移动,直到贴近瞬间,像猛兽一样的爆发,将这家伙的脑部狠狠钉在地上。

宰了他!

凶戾的狂吼刺耳炸响,怪物疯狂挥舞手爪,却不能攻击到后背,完成攻击的少年退开几步,坐等怪物死去。

当吼声逐渐微弱,终至无声,他上前拔出钢剑,结束利卡的痛苦。

……

现在可以肯定的事实,那位叫做亚伯特的法师,与抢劫凯尔默罕的人同伙。

而这个事实衍生出一好一坏两个消息,坏消息是恐怕不止这只,他已经制造出更多实验品;而好消息是,维克多下定决心要干掉他。

就决定是你了!亚伯特!

少年从来没有一刻这么想要抹杀掉一个人。

xiazaitxt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