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今天林阮叫萧禄过来,是有件事情要安排他去做。

“管家,我想在京郊买两座山用来种些花草,你帮着打听一下,如果有合适的,不拘价格,先买下来。”

萧禄有点不解“买两座山种花草?”

林阮笑着点头“对,我有了一个新的赚钱的点子,需要用到大量的花草,所以需要足够的地方来种植。地方越大越好,便是偏远一些也无妨。如果能多买,那就尽量多买,价格方面,只要不是太离谱,就先买下。”

萧禄应下,立刻便去办。

这边的事情安排下去之后,林阮便转头让落华去帮她找擅长制作面脂香粉的匠人。

做化妆品这个事情,对她来说是有些陌生的,虽然前世也了解过一些手工护肤品的知识,但到底没有真正去做过。所以她需要找些专门做这方面的人手,再把自己的想法和他们的工艺融合在一起,开创出新的产品。

好的匠人不易寻,所以林阮也不着急,十分耐心地等着。

谁知没有等来萧禄和落华的消息,却等来了刘贵妃的邀约。

林阮翻看了一下那帖子,然后抽了抽嘴角“正月十二,赏花?”

这寒冬腊月的,赏的哪门子花?

她要是没记错的话,前几日去参加宫宴时,御花园里树上都挂着用绢布做的假花,总不能赏那玩意儿吧?

麻花辫森系美女白色蓬蓬裙露丝足美腿漫步丛林图片

绿萼凑过来道“依奴婢看,赏花是假,给三皇子相看才是真。三皇子眼看就二十了,娶正妃的事情也不能再拖了。这赏花宴,八成就是刘贵妃给安排的相亲宴。”

林阮好奇地问道“之前你不是说,三皇子有意哪个阁老家的嫡孙女吗?”

飞絮不屑地笑笑“就刘贵妃和三皇子那样的性格,估计是怕娶了这个,又错过了更好的那个,所以干脆搞这么个赏花宴,把京里的贵女都凑一块儿,再好好过一过。”

绿萼深以为意地点头附和。

林阮算是长了点知识,便把帖子给了绿萼,让她记得提醒自己。

毕竟是贵妃的邀约,不去的话有点不给人面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去凑个热闹。

于是正月十二这天,林阮起了个大早。

绿萼拿了几套衣服过来,让林阮挑选。

这些衣服都是初一那天萧景宸送来的那一车年礼里面的,件件都十分精美,做工优良,一看就价格不菲。

林阮摆了摆手“这些不合适,我自己去挑。”

于是到衣柜前扒拉了一阵,选了一身十分不起眼的衣服。倒不是说这衣服不好,只是颜色是不出挑的浅丁香色,款式也不出挑,属于什么场合都不会出错,但出绝对不会出色的款式。硬要夸的话,大约只能说是得体,稳重。

绿萼看着那衣服,十分不满意,她还想今天大展身手,给林阮好生捯饬一番,艳压群芳呢。

飞絮白她一眼“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今天那赏花宴是干啥的?给三皇子相亲的。咱们县主需要跟那些去相亲的姑娘抢风头?然后再惹得三皇子把眼光看在县主身上?这是不是没事找事?”

绿萼猛然反应过来,懊恼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瞧我这脑子!”

林阮无所谓地摆摆手,让绿萼给自己梳头上妆。

因为不想让林阮出挑,所以绿萼也没再想着给林阮弄什么花样,只简单的梳了双丫髻,又挑了几朵简单的珠花插上。

至于妆面,就简单的描画了一下,她年纪上,那些浓妆不适合。林阮的皮肤白嫩细腻,连底妆都省了,只扫了眉,搽了点胭脂,再抿了点口脂,便算收拾妥当了。

整个人看着,倒是没啥大变化。

林阮很满意。

下楼用过早饭,林阮便带着绿萼和飞絮坐了马车,往皇宫去了。

秉持着不掐尖,不落后,林阮把时间卡得挺好,到得不早不晚。

刘贵妃的赏花宴摆在御花园中,

御花园中本身就种了一些梅树,如今正是盛开的时节。但当是梅花也挺单调,所以刘贵妃又让内务府从暖房中搬了许多花草过来妆点,让这赏花宴更加名符其实。

京都地处偏北,冬日里没什么鲜活的颜色,虽然各个府上都有这专门种花草的暖房,但跟皇宫里的规模和品种却是没办法比的。

所以贵女们一到御花园里,便被那些娇艳的花朵给吸引了去,几个凑在一处,笑闹着赏花。

大家对这场宴会的性质都心知肚明。

有那想要上位的姑娘,自然都打扮得格外的费心思,个个都卯足了劲,把自己打扮得娇艳无比,只想着能在这场宴会上拔得头筹。

林阮到的时候,就让这些千娇百媚的贵女们给晃了眼。

真真是人比花娇。

刘贵妃还没有到,林阮便带着自己的人找了个地方坐下。

没一会儿,便有两个贵女上前来跟林阮打招呼“见过福佑县主。”

林阮回了礼,问道“你们认识我?”

其中一人道“宫宴上的时候,我和婉儿都有见幸看到县主的那一曲《飞天》,实在是见之不忘,太让人震惊了。对了,忘了给县主自我介绍了,我叫李清秋,是刑部尚书的孙女。她是姚婉儿,父亲是大理寺卿。”

林阮笑着道“让你们见笑了,那舞就是我自编的,没什么章法。”

姚婉儿人如其名,十分柔婉,声音都软绵绵的“县主太谦虚了,那飞天舞真是美不胜收,实在是毕生难忘。”

好听话谁不爱听?

林阮也是个俗人,被人这么当面夸,嘴上还能谦虚两句,但眼里却满是笑意。

一高兴,林阮便大方的道“往后两位姑娘到我名下的店里去吃饭,一律七折。”

两个姑娘顿时高兴坏了,连连道谢。

虽然以她们的家世是不会在乎那点子饭钱,但是这意义是不一样的。

其他贵女见这两位姑娘和林阮聊得高兴,也都纷纷上前来和林阮见礼。

林阮一一应了。

有个叫吴雨嫣的姑娘说道“县主,那天晚上你化的那个妆容实在太好看了,给指点我一下吗?我在家中折腾了好多次,都没能画出精髓来。”

林阮大方表示“当然可以呀,你想知道哪个步骤的方法,我细细跟你说。”

吴雨嫣没想到她能如此爽快,立刻道“如果能整个妆容都说一遍就最好了。”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