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转眼之间,那块通天碑就穿透了阵法的光幕,以泰山压顶之势,不偏不倚的落到了那头四阶中品象甲兽首领的背上。

而在石碑落下的一瞬间,那头四阶象甲兽首领的庞大身躯就猛的往下一沉,随即仰天长啸,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吼叫之声。

洪亮的吼叫声仿佛一道道无形的音波攻击,向周围的那些主持阵法的筑基修士席卷而去。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感到体内气血涌动,脸色立即变得苍白,一抹痛苦的神色也显现了出来。

虽然这吼叫之声并非是那头象甲兽首领的攻击手段,但是其毕竟是一头达到四阶中品的妖兽,无形之间就让那吼叫之声带上了杀伤力。

一阵阵极其愤怒的吼叫之声从阵法中传出来,紧接着整座镇压大阵都开始轻微的晃动了起来。

此时在阵中,那头四阶中品的象甲兽首领在沼泽之中不断挣扎着,其背上还镇压着那块数十万斤重的古朴石碑。

然而伴随着它的奋力挣扎,那块巨大的石碑居然开始被其庞大的身躯缓缓的抬了起来!

察觉到这一幕后,半空中的沈景华等六人的脸上不由的闪过了一抹难看的神色。

只见,沈景华的眼中立即闪过了一丝阴沉之色,然后便直接跃到了那块通天石碑之上。

他手中阵旗的不断挥动,一道道灵力从阵法中牵引过来,纷纷注入到了他脚下的石碑当中。

伴随着阵中无数灵力的注入,这块巨大的石碑便再次闪烁起了耀眼的土黄色光芒,同时其镇压的威力也得到了巨大的增幅。

诱捕清纯小友

原本这块石碑在那头四阶象甲兽首领的蛮力之下,已经开始缓缓的被抬了起来。

而现在,石碑再次发挥威力,不但改变了被抬起的趋势,而且还在缓缓的往下镇压。

感觉到自己背上的分量越来越重之后,这头象甲兽首领便不断发出愤怒的吼叫之声,以身之力和石碑对抗了起来。

然而它尝试了几次,都没办法将石碑再次抬起。

看到这一幕后,沈景华便立即来到了半空中那五人的面前,满脸严肃的说道:

我们只有半刻钟的时间,通天碑镇压不了它多久!”

闻言,其余五人立即看向阵中,发现那头四阶象甲兽正在一次次的想要将镇压在其身上的石碑抬起来,随时都有可能挣脱出来。

事不宜迟,我们马上行动!”

中年男子当机立断的说道。

说罢,这六人就立即向着这群象甲兽的洞穴飞去。

于此同时,在外围不断游走的沈瑞凌恰巧看到了这六人冲入象甲兽巢穴当中。

这象甲兽的巢穴中究竟有什么?

望着六人消失的身影,他在心里不由的猜测起来。

显然在那巢穴中有对青云门十分重要的东西,否则青云门也不会发动这一场疯狂的行动。

想到这路,沈瑞凌又立即看向那头四阶象甲兽那里,发现对方正在不断的挣扎着,让整座镇压它的灵阵都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而外围那些主持阵法的修士,正在不断的将体内灵力注入到手中的阵旗当中,每个人都是满脸苍白,在那苦苦的支撑着。

看到这一幕后,沈瑞凌的脸色不由凝重起来,他能看得出来,这座四阶阵法和那件法宝镇压不了那头四阶象甲兽首领多久的,对方很快就能破阵而出的!

就在他愣神之际,他感觉到自己站立的地面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紧接着一道凌乱的气息出现在了他的神识感知范围之内。

沈瑞凌转头看去,发现离他不远处的山丘上,一名青云门内门弟子正在朝他这里跑过来。

这名弟子的气息十分紊乱,身上还有几处伤势,看样子是与象甲兽的斗法中被对方的象牙捅到了。

然而没过多久,沈瑞凌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他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出现在了此人身后。

这名青云门弟子的身后居然还跟着一头三阶巅峰的象甲兽,后者正在拼命的追赶着他。

沈瑞凌立即明白了,对方是想驱虎吞狼,想要让他去帮忙对付那头三阶巅峰的象甲兽。

一想到自己被利用了,沈瑞凌的脸色就阴沉下来,立马想要抽身离开这里。

然而他却不能这么做,先不说眼前这名向他求救的青云门弟子,就是他身边那些家族修士和青云门弟也子都在留意着这里。

要是他现在见死不救,待到从秘境中出去之后,这些人到时候将他的所作所为上报青云门高层,那他绝对没好果子吃。

如果此处就他们两人还好,一旦对方陨落了之后,就没有人能告发他的罪行了。

可惜的是,周围还有不少双眼睛盯着他,而这些人也不太可能都陨落在这秘境当中。

转眼之间,那名青云门内门弟子就来到了沈瑞凌的跟前,连忙向他求救了起来。

还请道友立即出手,与我一同击杀这头畜生!”

沈瑞凌看了此人一眼,发现此人的修为在筑基中期,也算是他们这些负责阻击任务修士中的好手了。

他缓缓点了点头,随即就将目光看向了那头朝他们冲过来的三阶巅峰的象甲兽。

这头象甲兽的体型虽然比不过那头象甲兽首领,但是比起一般的象甲兽来却庞大了许多,身上的鳞甲看上去也要显得更加的坚硬。

瞬息过后,这头象甲兽就来到了沈瑞凌他们两人的身前。

那双猩红的兽瞳紧紧的盯在沈瑞凌身上,鼻孔喘着粗气,口中发出阵阵刺耳的哞叫之声。

显然妖兽的本能让它意识到,沈瑞凌并不好惹。

然而沈瑞凌却没有犹豫,手中的灵蛇剑立即向对方挥出了一道寒光凌冽的剑气。

这道凌厉的剑气劈落在这头象甲兽身上的鳞甲之上,瞬间就激起了一道灿烂的火花。

火花消失之后,那头象甲兽的鳞甲上只留下了一道淡淡的剑痕,根本没有伤它分毫。

看到这一幕,沈瑞凌脸上的神情不由得微微凝重了起来,他显然没想到对方的防御力居然如此惊人。

另一边,那名青云门弟子手持一杆长枪,数道枪影落到那头象甲兽的鳞甲上也是如挠痒痒一般。

沈瑞凌他们的攻击虽然没有伤害到这头象甲兽,但是确成功的把它给激怒了。

这头三阶巅峰的象甲兽发出了愤怒的哞叫之声,直接用门前两颗锋利的象牙朝他们撞了过来。

大地剧烈的震颤起来,一座小山正在快速的移动着。

沈瑞凌两人自然不会傻傻的去和这头畜生硬碰硬,立即施展身法,巧妙的躲开了对方的蛮力冲撞。

躲闪之际,沈瑞凌再次向其挥出了几道凌厉的剑气。

这些剑气化作一条条灵蛇,直接钻入这头象甲兽的身下,对着其腹部和四肢绞杀上去。

在之前与其他象甲手下,沈瑞凌发现这几个地方算是象甲兽防御力比较薄弱的地方。

然而这一次,当剑气消散后,对方的腹部除了留下几道血痕,并没有破开对方的鳞甲防御。

显然随着修为提升,象甲兽身上的防御弱点也随之防御变强了。

沈瑞凌眼中闪过一丝狠色,然后天空中就立即涌现出了一朵朵争相盛开的红莲。

这些灼热的红莲业火化作一条条桀骜不驯的火龙,向那头象甲兽身上扑咬了过去。

这头三阶巅峰的象甲兽再次发出了洪亮的哞叫之声,庞大的身躯再次撞击过来。

然而在奔跑之中,缠绕在它身上的业火燃烧的更加旺盛起来,转眼之间就将它包围住了,化作了一颗巨大的火球。

这些业火虽然一时之间也破不了对方的鳞甲防御,但是那灼伤之痛却能从对方的身体内传出。

就在沈瑞凌两人与这头三阶巅峰的象甲手之际,一阵震耳欲聋的哞叫之声从阵法中传出来。

在听到首领的哞叫声之后,草地上所有的象甲兽都立即陷入了极度的狂暴状态之中,纷纷撒开蹄子就向他们共同的巢穴奔去。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