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朱翊镠正在李家与李得时谈及“得时学院”十个孩子的教育情况,忽然见阳康满头大汗的跑来了。

阳康跑得急,一进来便撩起袖口,擦拭额头上涔涔而下的汗水,紧张兮兮地禀道:“潞王爷,宫里出了事儿,太后娘娘让您回去。”

“出了什么事儿?”

“潞王爷,过几天就是六月六,为万岁爷晒龙衣的日子。”

“晒龙衣怎么了?”朱翊镠问。

六月六晒龙衣,这个古老的习俗,他是知道的。

民间有“六月六晒龙衣,湿了龙衣四十天不干”之说。

传说那天是龙宫里亮宝晒衣的日子,如果下雨会连续下四十天。

大户人家在那一天,也会把家中收藏的人参、鹿茸、珍珠及细软、丝裘等珍宝,部拿出来在堂前院内晾晒,叫“晒宝”,又叫“亮宝”。

据说在那一天亮宝晒衣能沾上龙王的光,使得家道更为发达。

所以一般的普通人家也会把被褥冬衣部晾晒一遍以防霉烂。

阳康气喘吁吁地回道:“万岁爷的龙衣都由内官监甲字库保管,一溜二十个大铜柜,里头满满当当装的都是万岁爷的各种袍服。每年到六月六的前夕,甲字库的管事牌子都要安排人手开启库柜查验清衣,到时候在六月六日当天好拿出去晒,没想到在清理的过程中发现少了一件。”

小酒窝美女的夏日游玩图片清纯可人

朱翊镠听了,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不以为意地道:“不就是少了一件龙衣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况且龙衣谁敢拿?拿去也不敢穿,对于常人,龙衣有什么用?再说了,皇兄的龙衣不是很多的吗?”

阳康缓了一口气,哭笑不得地道:“潞王爷,瞧奴婢如此着急的模样儿,您就应该知道那肯定不是一件普通的龙衣嘛,丢的那件龙衣是最最最不能少的。”

“哪一件?为什么最不能少?”

“那是四年前万岁爷大婚时特制的一件袍服。由杭州织造局监造,不但纪念意义非凡,而且当时花费了十万两银子,是万岁爷最贵的龙袍。所以若是平平常常的一件也就罢了,丢的偏偏是那一件。”

“那如此贵重且有纪念意义的龙袍怎么会弄丢呢?”

“是啊!大家都觉得奇怪,甲字库的内侍们翻箱倒柜,恨不得掘地三尺,可就是找不到。按理说,谁吃了豹子胆敢偷甲字库里的龙袍?”

朱翊镠喃喃地道:“皇宫里头的东西,而且是皇兄最贵的龙袍,居然弄丢了,这可真是怪事儿!”

“对呀!没有人不觉得奇怪呢。”

“那后来呢?”

“奴婢听说,内官监觉得事情重大,不敢隐瞒,但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便跑到司礼监禀报,当时冯公公不在,当值的正是秉笔太监张鲸张公公,张公公也不等冯公公回来,便跑到万岁爷那里禀告去了,惹得万岁爷龙颜大怒,当即下旨,把内官监甲字库负责检查清衣的有关人员部抓起来一并拷问,定要查出结果不可。”

“那查出眉目没?”

“当然没有啊!不然奴婢也不会那么着急嘛。”阳康哭丧着脸,“很快又传到太后娘娘那里去了,太后娘娘觉得这件事甚是蹊跷,所以让潞王爷赶紧回宫。”

朱翊镠点头“嗯”了一声,便与阳康一道出了李家的门。

刚一出来,离开李得时、李之怿、宁馨儿的视线,阳康便道:“潞王爷,刚才有些话不好对您说,这件事奴婢觉得有猫腻。按照规矩,张公公得知失窃事件之后,应首先向冯公公禀报才对,该不该奏明万岁爷,也该由冯公公决定。张公公他凭什么越权上奏?也不知他挑唆了什么,惹得万岁爷大发雷霆。”

朱翊镠神情一紧,问道:“小康子,你想说什么?”

阳康小心翼翼地说道:“内官监甲字库发生失窃事故,而且丢失的还是万岁爷最贵的那件袍服,皇宫里没有哪个不觉得蹊跷,可正是因为太过蹊跷了,所以奴婢觉得这中间是不是有人在暗中主导?”

朱翊镠想了想,然后问道:“主导的目的是什么呢?”

阳康畏畏缩缩地道:“奴婢不敢胡乱猜测,更不敢乱说。”

“你都已经猜测到有人暗中主导此事,说吧。”

“潞王爷,奴婢以为,一向锁钥甚严看守紧密的甲字库,怎么能够失窃呢?除了监守自盗之外,任凭作何解释都不可信。”

“嗯,”朱翊镠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接着又问道,“那你以为是谁在暗中主导的呢?”

“这个……”阳康还是不敢说。

“你以为是张鲸?”朱翊镠索性往开了说。

“……”阳康没有说话,但等于是默认了。

朱翊镠想了想,然后摇头。

他认同监守自盗这观点,但不认为这是张鲸在暗中主导的。

“走,先回宫再说。”朱翊镠一摆手,带着阳康去了。

回到皇宫,朱翊镠当然第一时间去慈宁宫正殿见李太后。

“娘。”

“镠儿回来了。”

“宫里发生失窃的事儿,伴伴没来找娘亲吗?”

“……”李太后微微一滞,“镠儿为何这么问呢?”

“娘,甲字库弄丢了皇兄那件最贵最有意义的龙袍,伴伴是司礼监掌印,最着急的人,难道不是他这个大内主管吗?”

李太后未置可否,而是轻轻地问道:“镠儿不觉得这次失窃事件很是蹊跷吗?”

“当然蹊跷!”朱翊镠不假思索地回道,“此事不仅蹊跷,而且孩儿觉得这是一起监守自盗事件。”

即便不经阳康提醒,朱翊镠打心里也这样认为。

至于暗中导演这场失窃事件的目的……朱翊镠还需进一步确证,毕竟现在还只停留在猜测中。

“原来镠儿也这样认为哈。”李太后喃喃地道。

“娘的意思是,你也这样认为?”

“如若不然,娘实在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其它的解释。”稍顿了顿,李太后接着又问道,“那镠儿以为,会是谁在暗中主导这起监守自盗的事件呢?目的又是什么?”

朱翊镠刚问过阳康,但阳康支支吾吾没敢说;现在李太后同样问朱翊镠,朱翊镠如是般回道:“娘,如果这真的是一起监守自盗事件,那里面的猫腻可就多了,三言两语好像解释不清楚。”

“镠儿觉得这其中有什么猫腻呢?”偏偏李太后穷追不舍。

想着反正与李太后也不需要隐瞒,朱翊镠正准备详尽地推断一番,只见付大海进来了禀道:“娘娘,冯公公求见。”

李太后听了,情不自禁地将目光投向朱翊镠。

朱翊镠说道:“伴伴一定是遇到什么大的麻烦或伤心事了。”

付大海忙接道:“潞王爷,的确是这样,冯公公他哭了。”

李太后一摆手:“让他进来。”

……

求票支持!请求各位大佬伸出友爱之手啊!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