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林阮见她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不由好笑地摇头,“就这么高兴?”

绿萼笑眯了眼直点头:“那当然,谁让她们当初在背后那样编排我,说奴婢眼神不好。现在就让她们看看,奴婢的眼光有多好。当初奴婢一见公主,就知道公主不是普通姑娘。”

林阮笑着摇头,掀开被褥起身,让丫环们给自己更衣洗漱挽发。

收拾好之后,林阮便去了缮厅。

林忠几人已经在那里了。

秀秀一见林阮,就笑着跑到她跟前,“阿姐,你的公主府好大好漂亮呀!”

昨天一进府,她就让丫环领着她四处游玩了一遍,这么漂亮的大宅子,她真是太喜欢了。

林阮笑着揉了揉她的头:“这也是你的家。”

抬头看向林忠和林寒:“爹,阿寒,住得可还习惯。”

林忠笑着道:“怎会不习惯,这里简直跟天宫一样,我觉得自己都快成神仙了。”

秀秀捂着嘴直笑:“爹爹说得好像见过天宫一样。”

林忠被这么一打趣,竟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美丽天使置身花海中唯美写真

林寒在一旁直笑,发现林阮在看自己,他目光清澈地看回去。

林阮朝他回以一笑,这孩子的眼里总算没有之前那种焦虑感了。

她知道林寒在焦虑什么,只是从来不说,有些事情,必须要他自己想明白了才行,别人再怎么劝,也终究解不开他心进而的疙瘩。

林寒确实是想开了,之前他一直想要努力追上林阮的脚步。

可是他现在也明白了,终他一生,也不可能追得上林阮了。在林阮受封公主的消息传到淮阳府的时候,他突然一下就不再纠结了。

有些人,天生就是让人仰望的存在。

萧景宸是,林阮也是。

不过,他还是会向以前一样努力的,因为他不可能让林阮护着他一辈子。

一家人和和乐乐地吃了早饭。

刚放下碗没多久,前门就有人进来禀报:“公主,宫里派的人来了。”

林阮让萧禄把那些宫人领到前面的院子,然后带着家人一同过去。

林忠有些憷,“阿阮,我们就不去了吧。”

秀秀却拉着他不放:“爹,为何不去?咱们跟阿姐一起去,这样那些人才不会看轻了阿姐,不敢欺负她。”

林忠失笑:“你阿姐如今可是公主,谁还敢敢欺负她?”

他不好意思说,他是怕自己这副小家子气给林阮丢人,怕那些宫人看轻了林阮。

林寒却道:“爹,一同去吧,以后咱们也代表着阿姐的脸面,有些事情必须要学起来了。”

他们的出身低微,在规矩礼仪上差得不是一星半点。这里是京都,出门遇见个人都是有来头的,所以规矩礼仪必须学起来,不能在这种事情上,让人看了笑话。

哪怕如今林阮的身份已经很高了,没人敢明着笑话他们。可他也不想因为他们的原因,让别人在背后编排林阮的笑话。

秀秀也不停的点头:“哥哥说得对,我们要很多东西都要学。”

林忠认真思考了一下,觉得儿女说得很有道理,于是点头道:“那就从今天开始吧,咱们都好好学。”

一家四口到了前院,宫中来的人手都已经等在那儿了,足有二十来人。

一见林阮到来,宫人立刻跪下行礼:“奴婢见过公主。”

林阮摆了摆手,看了一眼萧伯让人搬来的椅子,又看了看林忠他们,没有坐下,就笔直地站在那里,“都报一下名字,以前在宫中做什么差事。”

立刻就有宫人上前报名:“奴婢名叫福顺,以前在宫中任……”

二十来个人,报完名字和原先的差事,也是一刻钟之后的事情了。

林阮记性特别好,只听了一遍,就把这些人的名字和差事都给记了下来。

宫里安排的人手很是费了一番心思,基本上各个差事都照顾到了,从林阮的贴身嬷嬷,到府里厨房,都安排了一个人手。

“既然你们都各自有擅长的事宜,那我就不给你们再别外安排了,就还做原先你们擅长的活计。”

这些人是宫里赐下的,自然不可能是做普通的奴婢,肯定要做管事的。

林阮还有些担心萧伯会不乐意,毕竟她府上现在各处的管事都是萧伯安排的。没想到萧伯十分乐意地让人把位置给腾了出来。

“老奴等人以后终是要回到爷身边的,所以公主府上的确需要好好培养一批人手。不过宫里出来的这些人,都有一股子傲气,尤其公主的身份特殊,只怕有些人会起了旁的心思。所以老奴斗胆替公主好好把把关,把那些人所谓的傲气好好给磨一磨。”

林阮求之不得,“那可太谢谢萧伯了,你也知我这边的情况,我爹和弟弟妹妹目前都还担不住事,我又事务繁忙,没有时间来管理调停府里的事宜,萧伯能替我操心,我真是万分感激。”

萧伯笑道:“公主客气了,不过公主若是有空,还是要抽些时间来学学这掌家之道,毕竟以后王府要交到公主手里,很多事情都需要公主操心的。”

林阮被萧伯说得脸皮泛红,颇不好意思。

萧伯倒是没有多说什么,转而问起:“公主给爷写回信了吗?若是写好了,老奴让人寄往北疆。”

林阮摇头:“暂时还没有,等我有空了再写。”

她并没有想过要写回信,而是已经有了另外的打算。

萧伯有些意外,不过也没有多问,行了礼便退下。

安排完那些人手之后,林阮便给萧禄安排了个差事,让他带着自己带回来的橡胶树去一趟京郊的温泉庄子。

那些树苗这一路上有异能的加持,活得很好,林阮没有把它们留在沈乌山,而是带了过来。

府里没什么事情,于是林阮去了沈家。

沈郡王府如今跟她隔得很近,出了公主府的大门,走到沈家大门,不过十分钟时间,十分方便。

而原先的萧王府,就在林阮公主府的隔壁,两府中间就只隔了一条小巷。

只是如今萧王府被贴了封条,所有人都在林阮的公主府里住着。林阮路过的时候,还特意扭头看了一眼萧王府的大门。

她前脚刚走,后脚,一辆辆马车就停在了公主府门前。

这是各府前来为林阮道贺的各家主母或掌家媳妇。

林阮早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出,所以才急急忙忙把事情安排了一通,跑到沈家躲闲去了。

没办法,她实在不喜欢招待客人。

嗯,在店里招待客人不算。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