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那几名梁家修士循着溢出来的寒气很快便进入了一条地下暗河,顺着暗河七绕八拐的又来到了一处阴暗潮湿的溶洞当中。

溶洞内的所有地方都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寒冰,刺骨的寒气充斥了整座溶洞,使洞内的温度陡然下降了许多许多。

只见,在溶洞的上方有一口泉眼正在那里源源不断的向外涌出白色的阴冷寒气,这寒气似乎能够将洞内的一切都冰封起来。

当梁家之人从那满是浮冰的暗河河面上跃出以后,他们的那潮湿的衣服瞬间就被冻成了一条条冰块,就连他们的头发和眉毛上也立即覆盖上了一层白霜,宛如一个个刚刚堆砌出来的雪人。

“九叔,这里果然真的有宝物…”

一位离寒泉最近的练气期修士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那口寒泉,语气中满是欣喜之意,不由自主的就向前走出了一步。

然而意想不到的一幕却很快就出现了,那口寒泉仿佛正好迎来一次爆发,无穷无尽的阴冷刺骨的寒气从泉水中源源不断喷涌而出。

当这股白色的寒气飘过那名练气修士的时候,他整个人瞬间被冰冻住了,脸庞上还保持着那抹危险来临时的恐惧神情。

“快退!”

见此情形,那名筑基修士不由得惊慌的大叫了一声,随后便将全身的灵力都向那股扑面而来的寒气阻挡了过去。

当这股铺天盖地的恐怖寒气经过以后,原本厚厚的冰层上面再次结出一层更加厚实的寒冰,而原本满是浮冰的暗河河面再次完全的冰封起来。

此时,就连躲在暗河中的沈瑞凌也立即感受到了一股直刺骨髓的寒意,他体内的火属性灵力即刻抵御起了寒意的侵袭。

长发系清纯美女气质清冷唯美校园写真

虽然【地阴寒泉】算是水属性的天地灵物,但是其却具备冰属性灵物那般独有的冰冷刺骨的寒意。

这阴冷刺骨的泉水从九幽之地侵透而出,出来后并不会四处流淌,而是会化作阴寒之气蕴藏在泉水内部,不时的爆发出来再四散到外部环境。

尽管【地阴寒泉】自身便是至阴至冷之物,但是其本身的泉水不会冻结,因为可以永远保持流淌。

但是在泉水的周围,却会因为散出的寒气形成一片冰冷刺骨的寒冷地域,那喷涌出来的陈年寒气足够威胁到金丹之境以下的所有修士了。

梁家众人潜入这溶洞的时间,好巧不巧的碰到了一次寒泉的喷发,那不知沉积了多少岁月的寒气都从泉口释放了出来。

只见,白茫茫的寒气瞬间就冰冻住那名筑基初期修士释放出的灵力,并且顺着那灵力直接侵入了后者的体内。

一时之间,那名筑基初期修士立即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力停滞了,他体内的血液似乎也正在以极快的速度结成冰,冰渣出现在了他的经脉中,并且正在毫无留情的涌向了他的丹田。

此时的他即便想要抽身逃离也没有机会了,暗河被那厚厚的冰层覆盖,而他的下半身更是已经被寒冰冻住了,直接就丧失了行动的能力。

而在他周围的那几名练气修士早就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机,化作一尊尊栩栩如生的人形冰雕。

眼看那名筑基初期修士的生机正在快速的流逝,沈瑞凌终于是坐不住了,毕竟他还想要从前者的口中打探到一些有关于梁家的机密事情。

下一刻,他的眼眸当中就马上浮现出了一抹妖艳的青红色火焰,青红色的火焰从他的体内喷涌而出,很快便将其给笼罩了起来。

当那些青红色的火焰出现以后,沈瑞凌周围的阴冷刺骨的河水瞬间沸腾,就连他头顶河面上的数丈厚的冰层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开来。

“轰隆…”

伴随着一声巨响传出,原本冰封的河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紧接着便有一个巨大的火球从冰层下方极速的飞掠而出。

青红色的巨大火球出现以后便立刻向四周释放出了恐怖的高温,与溶洞内阴冷刺骨的寒意发生了剧烈的碰撞。

此时的沈瑞凌就是那颗巨大的火球,青红色的烈焰包裹着他的全身,整个人宛如一座通红的熔炉,隔绝了溶洞内那无处不在的冰冷寒意。

很快他便将目光投向了那名已经被溶洞中寒意冻成冰雕的筑基修士,随后直接向其挥出了一缕青红色的火焰。

只见,一缕青红色的火焰从沈瑞凌的身上飞掠而出,化作一条桀骜不驯的火龙盘旋在了那名已经快要死去的筑基修士身上。

随着那缕青红色火焰盘旋在前者身上,散发出来的炽热温度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融化他身上的寒冰。

“嘀嗒…嘀嗒”

当身上的寒冰渐渐融化以后,那名筑基初期修士感动一阵温暖,那已经陷入沉睡中的意识再次清醒过来。

这一边,沈瑞凌的目光便再次凝重的望向溶洞上方的那口寒泉,发现后者依旧在源源不断的喷涌出刺骨寒气。

据古籍上记载,【地阴寒泉】爆发的时间有长有短,短则就数息的功夫,长则却有可能会持续数个时辰乃至数天之久。

而在这【地阴寒泉】寒气爆发的时候,也是其威力最大的时候,即便是金丹真人也不敢轻易的在这个时候去收集泉眼中的寒泉灵水。

就在沈瑞凌凝然沉思之际,他释放出来的火焰似乎破坏了溶洞内的平衡,那口寒泉再次迎来了爆发。

“咕嘟…咕嘟…”

伴随着那幽紫色的泉水不断的翻腾,无尽的白色寒气从水中喷涌而出,使得溶洞内的温度再次骤降。

下一刻,沈瑞凌的头顶便缓缓的升起了一颗青红色的太阳,太阳的周围立即肆虐着痴人的太阳风暴,与迎面而来的寒意交织在一起。

在抵挡寒意侵袭的同时,他还不得不将那名筑基修士也保护起来,以免他一不小心就一命呜呼。

就这样,这次寒意的喷发大概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半柱香时间过后,从泉水中涌出的寒气就开始减少。

当沈瑞凌察觉到寒意开始减弱以后,嘴角不由得翘起一道弧度,他的心中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看来他的运气还算不错,这一次【地阴寒泉】爆发持续的时间并不算长,让他能够及时的赶回去与沈瑞志等人汇合。

而且每当【地阴寒泉】爆发过以后,其泉水内蕴藏的寒意就会减弱,此时正是修士收取泉水的最佳时机。

待到眼前的【地阴寒泉】再次恢复平日里的稳定,沈瑞凌也渐渐的收起了释放出来的火焰,只在自身体表覆盖一层,宛如一件火焰的铠甲,能够有效的抵御溶洞内尚未散去的阴冷寒意。

他很快就飞掠到了那口细小的寒泉旁边,将自身的目光投向了那泉眼当中不断翻滚的幽紫色泉水。

从那幽紫色的泉水当中,沈瑞凌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其中的水属性力量以及那股其特有的阴寒之力,于是便不由得呢喃道:

“果然是至阴至寒之物…”

话音刚落,他直接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锈迹斑斑的铜壶,将其抛到了那口泉眼的上空。

从那只锈迹斑斑铜壶上散发出来的强烈的灵力波动来看,赫然是一件三阶上品的灵器!

沈瑞凌双手在胸前掐出一道法诀,将其打到了那铜壶之上,后者立即绽放出来了一抹璀璨的灵光。

下一刻,铜壶的壶盖就缓缓掀起,一股巨大的吸力从铜壶内传出,立即便将泉眼中的泉水都引入了壶中。

幽紫色的泉水从泉眼中飞出,便化作一条水线缓缓进入了那铜壶之中,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般顺利。

半盏茶的功夫过后,悬浮在半空中的铜壶就将泉眼中的泉水一收而尽,留下了一个满是万年寒冰覆盖的泉底。

只见,在那泉底有一条狭小的缝隙,那幽紫色的【地阴寒泉】正是从这条不知多深的细缝中缓缓流淌出来的。

沈瑞凌的目光从那条缝隙上面缓缓的收回,再次投向了半空中那只装有【地阴寒泉】的三阶上品铜壶。

此时,那只锈迹斑斑的铜壶上面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寒冰,将整个铜壶都冻成了一块冰坨子,还不断的散发着阴冷刺骨的寒意。

见此情形,沈瑞凌的眼眸当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惊奇之色,显然他没有想到那壶内的【地阴寒泉】居然还有如此巨大的威力。

他随即一挥手,便将半空中悬浮着的铜壶收进了一个空置的储物袋中,然后转身就飞掠到了那名冻成冰雕的筑基修士身边。

此时,这名被冻成冰雕的筑基修士的下半身依旧被冰冻在那里,他胸部以及头部的寒冰已经渐渐融化了。

“看来你已经醒了?”

沈瑞凌那平静的声音突然在男子的识海中缓缓响起。

筑基修士的生命力并没有想象的那般脆弱,即便下半身都已经冻死了,但是只要心脏以及神魂不灭,便能够继续残喘。

而如果这时候有大修士愿意为其夺舍重生的话,他也是能够继续生活,只是换一具身体而已。

当那名筑基修士刚刚醒过来的神魂听到沈瑞凌的声音后,恐惧之意瞬间笼罩了他的全身。

此时,他的识海当中居然出现了另一个极其强大的神识,对方神识上面散发出来的那股威压气息让他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那似乎是金丹真人?!

“你现在的情况有多糟糕想来你自己心里清楚,好好回答我的问题,表现好的话我不介意救你一命…”

沈瑞凌通过神识和对方交流起来,声音极其的冷漠。

似乎是因为刚刚才经历过一次死亡的威胁,所以这名男子现在对于生的渴望极其的强烈,而他神魂之中表现出来的那股对于活下去的渴望,正是沈瑞凌最愿意看到。

“你是否是梁台山梁家之人?”

“是的…”

男子连忙就回道。

闻言,沈瑞凌又再次问道:

“如今你梁家山门内还有多少筑基修士?”

听到这个问题,男子突然犹豫了起来,并没有马上开口,从他的神魂中,沈瑞凌能感到对方的纠结和不安。

“既然你不愿意说,本座也不勉强…”

沈瑞凌的话音刚落,他的神识就开始如潮水般从男子的识海中退出去。

与此同时,男子的神魂感觉到那股阴冷的寒意再次侵入了他的体内,并且此时正在朝他的识海而来。

如果他的神魂被寒意冰冻的话,就彻底醒不过来了。

男子的神魂中传出来了深深的恐惧,于是便连忙开口道:

“我说!我说!…如今家族内还有四位筑基修士…”

听了这话,外界的沈瑞凌微微地点了点头,随即便挥出一道火属性灵力,驱散了男子体内不断蔓延的寒意。

虽然溶洞内的【地阴寒泉】已经被沈瑞凌取走了,但是溶洞内的阴冷刺骨的寒意却尚未完全消散。

而此时的那名筑基男子全身经脉被冻结,只保留了神魂亦是,根本无法阻挡外部寒意的入侵。

他现在能够还吊着一条命,完全是沈瑞凌在帮他驱逐寒意!

“这四名筑基修士的修为如何?”

“三叔公是筑基大圆满修为,七叔是筑基中期,其余都是筑基初期…”

问过了梁家的留守修士以后,沈瑞凌又问起了梁家的护族大阵。

“你们梁家的护族大阵是什么阵法,阵基所在又是何处?”

“家族护族大阵名为【森罗万象阵】,是以家族山上的数千株灵树为阵基布置的三阶上品大阵…”

经过数次敲打过后,男子的心里防线彻底的崩溃了,就像倒豆子一般的将所有知道的家族底细全都告诉给了沈瑞凌。

“你梁家祖上可曾出过高阶修士,又为你家族留下了那些后手?”

“我家族的先祖是无极宗执法长老出身,至于家族的后手我实在不知,只知族长拥有一柄三阶极品灵器…”

经过半个多时辰的一问一答,沈瑞凌能问的都问出来,有些问题就连男子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看着躲在识海角落中瑟瑟发抖的男子神魂,沈瑞凌微微摇了摇头说道:

“也罢,本座就送你最后一程!”

说罢,他的神识就立即离开了对方的识海,紧接着他的右手就直接扣在了对方的天灵盖之上。

随着男子的神魂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沈瑞凌的脑海中便立即浮现出了男子生前的一幕幕记忆画面。

虽然沈瑞凌已经将所有能问的都问了,但是最后却依旧选择了搜魂,其实只是想对于梁家在认识的深刻一些。

况且这名男子想要继续活下去也是不可能的,除非有高阶修士愿意花费大量资源为其夺舍重生。

随着脑海中的画面不断的闪过,沈瑞凌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喜色,似乎又从对方的记忆当中发现了某些比较重要的信息。

。。。。。。

xiazaitxt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