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一日,沈瑞凌像往常一样教完课程往自己的洞府走去,来到洞府前,却见一年轻族人守候在禁制外面。沈瑞凌走近才发现在门口等候的是四哥沈瑞志。

“四哥,你怎么来了?”沈瑞凌忙上去打招呼,笑着对那人说道。

“九弟回来了啊,这不是你回来后也没来看看你,所以这次才来的。”沈瑞志说道。

“好,我们进去聊吧。”说完沈瑞凌一道灵力打在洞口禁制上,带着沈瑞志进了洞府。

沈瑞志随着沈瑞凌步入洞府,一股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自己不由自主的运转功法炼化了起来,灵气也从他的皮肤渗透进去,顿时让他感觉神清气爽。

“九弟你这洞府里的灵气真是充裕啊。”沈瑞志满脸羡慕的说道。

这也难怪,沈瑞志只有练气六层的修为,所以只能住在山腰上的房子里,那里的灵气密度只是二阶中品罢了,但沈瑞凌洞府里却是已经是二阶上品了,浓郁的灵气不由自主的就被沈瑞志炼化了。

“四哥你也快突破练气后期了,到时候家族也会给你一座洞府的。”沈瑞凌笑着说道。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我突破还早呢。”沈瑞志笑骂道。

“你应该刚过而立之年吧,就已经是练气后期了,你四哥我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突破呢。”

看着眼前这位四哥,沈瑞凌也是不由的感慨。

沈瑞凌和沈瑞志是同一批被检测出灵根的家族子弟,也是一起进入家族学堂。他们瑞字辈这批族人里没有二灵根的修士,最好的就是沈瑞凌和沈瑞志的三灵根资质,在其他的一些伪灵根族人的眼里已经是遥不可及得了。

清纯大眼睛美女露白嫩咪咪好诱人写真

他们两人一直都是四长老嘴里的好孩子,家族对他们也寄予厚望,也在他们身上倾斜了一点资源。

沈瑞凌因为少年时刻苦修炼,接触的族人并不多,大多数时间都是自己一人苦修,也就和这个同批的四哥沈瑞志关系最好,两人一起在学堂上课,回答族老的问题。

但渐渐的沈瑞凌因为有个炼丹师的爷爷作为依靠,修为上就开始快于沈瑞志。

沈瑞志的父母都是凡人,并不能给他提供多少帮助,虽然家族也对他有照顾,但他需要自己赚取修炼资源,慢慢就被沈瑞凌拉开了差距。

沈瑞志意识到后也开始刻苦修炼起来,但是他必须要自己赚取修炼资源,所以会浪费修炼的时间。沈瑞凌有时候也会分一些丹药给沈瑞志,沈瑞志对沈瑞凌的照顾也是铭记在心的。

当然沈瑞凌也会分些自己不用的丹药给其他族人,在他心里族人间就该是互帮互助的。

所以沈瑞凌现在看到这个和自己一同成长的四哥来看自己还是很高兴的,也乐意亲近。

……

“寒舍简陋,也没什么能招待四哥你的,尝尝小弟自己酿的灵酒吧。”说着沈瑞凌从储物玉盒里一坛灵酒和两个玉杯。

把玉杯放在石桌上,打开封泥,一股酒香伴随着腥气席卷了整个洞府。沈瑞凌抱起酒坛就往杯中倒酒,一缕细流从坛口而出,不偏不倚流入杯中。

“你这就香味和灵气都十足啊,一看就是好酒。”

“四哥说笑了。”沈瑞凌答到。

“四哥,请!”

“请!”

沈瑞凌两人对坐在石桌前,相互对酌起来。

沈瑞志举起玉杯,用嘴抿了一小口,香醇的液体攸然滑过舌尖,润润地过喉,滑滑地入嗓,带有甘甜又带有腥辣,暖暖地浮动在腹间,徐徐地游离在鼻吸里,一股股灵力游走在七经八脉中,被自己慢慢的炼化。

随着一股经脉的胀痛感传来,沈瑞志大吃一惊,

“这……这是蛇胆酒!”

也难怪沈瑞志会大吃一惊,这蛇胆酒的酿造方法被沈瑞凌贡献给家族后,这些年家族也会每年炼制几坛。

因为里面要用到二阶蛇妖的蛇胆,就算沈家是个筑基家族也搞不到过多的二阶蛇胆。所以每年只有几坛的产出,因为带有猝练经脉的效果,放在临海坊市里售卖,每坦酒都是被卖到了天价,高达八百块灵石。这么算下来一杯酒就要十几块灵石。

所以一般族人都很少有机会喝上一口,更别说有这么一坛。看到沈瑞凌手里有一坛蛇胆酒,沈瑞志当然要吓一跳。

“四哥不必吃惊,这是我试验的那坦酒,这么多年喝下来也就剩个底了。”

沈瑞凌一脸心痛的说道。

“靠着你九弟,四哥我有口福了,哈哈哈……”沈瑞志笑道。

两人在美酒中,推杯换盏,互相倾诉这这几年的遭遇,沈瑞凌向沈瑞志诉说着自己如何取得清灵果,又如何去了外海一趟,外海如何凶险。

当然里面涉及到的一些隐秘的事情当然没说,那株诡异黑莲和楚姓男子三人的死因。一些东西也都是一带而过,毕竟有些东西是不能让人知道的,不然会带来无数的麻烦。

沈瑞志听的也是心惊胆战,为沈瑞凌捏了一把汗,但是越听越是心驰神往,沈瑞志心里也想出去闯荡一番。

“九弟你这出去几年的经历可比我丰富多了。”沈瑞志感叹道。

“四哥这几年过得怎么样?”沈瑞凌问道。

沈瑞志摇摇了头,无奈的说道:

“就这么平平静静的生活和修炼,你去沪上坊之前还能和你一起组队完成任务。

当年你和二长老去了沪上坊后,我也没人组队。那时八叔公正好再找打理药园的族人,我一个人也不愿和人来往就去了药园,现在也是名二阶的灵植夫了。”

“恭喜四哥,领了一个好差事啊。”沈瑞凌恭维道。

整个沈家在半山腰的平地上开垦了十余亩的二阶药田,这里灵气浓郁适合灵药生长,而山脚的灵田只能种植灵谷一些对灵力要求低的作物,并不能满足灵药的生长。

这些二阶药田品阶不一,下中上皆有,地形也不一样,有的在灵泉边上,有的在背阴一侧,有的在向阳一侧。

这十余亩药田里,种满了各种二阶灵药,有炼制培元丹的玉琼果,玄元丹的赤血草,还有稀有的清灵果……

这些产出的灵药都被家族的炼丹师炼成二阶丹药,拿到临海坊市和沪上坊去销售,为家族带来可观的利益。

就是有了这些药田和家族的炼丹传承,家族才能每代都培养出二阶炼丹师,现在家族焕景瑞三代都有一名二阶炼丹师,沈焕群坐镇沪上坊市,七叔沈景焱坐镇临海坊市,加上刚刚突破上品的沈瑞凌。

可以说炼丹一途是沈家最宝贵的一道传承,也是最富有的一条财路。所以药田的打理也是重中之重。如果药田有失,将会影响整个家族的产业。

而精通打理药田的人,被称为灵植夫。沈家百名族人也没几个灵植夫,沈瑞凌知道八叔公是名很好的灵植夫,不仅打理着二阶药田,就是后山里的三阶药园也是他打理的。

除此之外还有两名景字辈族人是灵植夫,现在要加上自己的四哥,沈瑞志。

……

“那也比不上你这位二阶上品的炼丹师啊。我就是图个药园里灵气充裕还有就是没有人打扰适合修炼。也没想到自己在这一途上还有点天赋,居然成了名二阶灵植夫。”沈瑞志笑道。

“小弟以后的炼丹灵药就靠四哥照顾了。哈哈哈……”沈瑞凌调侃道。

“好说,好说。”沈瑞志说道。

……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