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在座的官员一个个都傻眼了。

张文琦只说了一句,朱翊镠却竹筒子倒豆般一连反问了六句,压根不给张文琦开口的机会。

好家伙!

而且反问的问题……那真个是叫咄咄逼人口无遮拦!

什么“唯恐天下不乱”,什么“当张先生死了”……这样出格的话,也只有他潞王敢说啊!

张文琦被呛得面红耳赤,妥妥的给人一种“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的无可奈何之感。

万历皇帝表情淡定,浑似一局外人,坐在那儿一言不发。

张鲸哭丧着脸,似乎早就能料到会是这样的结局。他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何鬼迷心窍,非要撺掇人家去弹劾潞王朱翊镠?

冯保表面上看起来好像与万历皇帝一样淡定,可见朱翊镠用这种近似“泼皮打滚、无理取闹”的方式对付御史,不禁拍案叫绝。

心想就得这样啊!与那帮人讲道理……哼,那是万万讲不过的。

别人不清楚,他冯保可是有着亲身经历门清着呢。想当初,他被高拱排挤,高拱为了对付他,唆使六科廊言官一道参劾。

毫不夸张地说,当时真是把他吓哭了,若非李太后力挽狂澜,卷铺盖走人的是他而不是高拱。

海边清纯美女海风吹

然而,尽管他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可被言官弹劾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现在只要一想起来,他就感到心有余悸。

……

第一回合与吴梦熊,朱翊镠可谓躺赢;待第二回合与张文琦,起初声援响应的大臣多,还以为会出现大反转,然而结果……

其实,朱翊钧的“胡搅蛮缠”有谁没听说?但大多数也只是停留在听说阶段,还真没几个见识过。

今儿个总算是见识到了。

怼得张文琦无话可说一愣一愣的以为就完事了吗?

没有。

那可不是朱翊镠的作风。

只听他接着说道:“你呀你,就只知道盯着我是亲王的身份,不该插手政事,可你扪心自问,冷静下来想一想,包括在座各位,张阁老致仕回家,由申阁老担任临时代理首辅,这是不是最有利于政局的稳定之举呢?”

这一问出来,现场鸦雀无声。

那是当然啊!

在座各位谁也不傻,抛开潞王的身份,如果这个举措没有朱翊镠的掺和,从一开始就是李太后或是万历皇帝的决定,相信没有人敢提出任何异议。

内阁本有两位阁臣,这就好比是两人争抢一块儿蛋糕,当然不及一人享受一块儿蛋糕稳定啊。

这是一个简单的逻辑。

李太后当初犹豫了一阵子,做出决定后还担心给张四维难堪,从而引起朝局的混乱。

可当张四维气愤致仕,到后来心平气和致仕,中间的转变也让李太后看到了这决策的好处,先且不说正确,至少有利于内阁的稳定与工作的展开,不至引发冲突。

在座的堂官,又有哪个不知道张居正亲近申时行这个门生?

试想一下,如果不逼张四维致仕,张居正能放心吗?申时行在内阁又岂能不感到掣肘呢?

这样一想,似乎还真得感谢朱翊镠的胡来哈。

因为逼退张四维,只能由朱翊镠出马才最合适呀!

不妨再试想一下,如果逼退张四维的是李太后或是万历皇帝,或张居正,那会引起什么样的轩然大波?没人敢想吧。

只有朱翊镠,反响才最小。尽管他充当了一回“大恶人”,但确实解决了这道难题。

尤其是张居正同一路人,越想越觉得朱翊镠歪打正着,一个原本严肃又棘手的政治难题,被朱翊镠胡搅蛮缠中轻松解决了,期间没有发生任何的波动,除了张四维在皇极门前晕倒。

念及此情,是不是还真得感谢朱翊镠?

所以,没人言声了。

思维一变,胸中的格局好像也跟着变了:干预朝政肯定是有干预朝政之嫌,可也得承认,朱翊镠确实做了一件有利于稳定政局的大好事儿啊。

对于在座各位堂官,申时行是亲张居正一派,当然更倾向于由他担任临时代理首辅。

这样,干预朝政之嫌似乎可以让位于朝局的稳定。

张文琦好像、确实与吴梦熊的命运不谋而合了。

适才朱翊镠像机关枪似的没给他机会,这次倒是给了机会,可张文琦看着一个个低头的堂官,他已经预感到自己失了先机。

本就没指望万历皇帝,那个宠弟狂魔肯定站朱翊镠那边,张文琦的底气来自于张鲸和诸位大臣,然而诸位大臣眼看要反水了……

张文琦只好将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张鲸身上。

所以他将目光瞥向那个怂恿他出头的头号秉笔太监。

然并卵……

张鲸亦垂下了头。

张文琦不知道的是,其实当时朱翊镠看三道奏本的时候,张鲸就已经认怂了。只是因为朱翊镠执意要求廷议,张鲸没办法。

不仅张鲸,就这两番交锋,在座各位都有一种严重低估了朱翊镠的感觉:他的口才、他的思维、他的气势……好像不是一个“混”能够形容得了的!

见都不吭声,朱翊镠接着悠悠言道:“我知道,身为亲王,确有干预朝政之嫌。我也知道,许多人急切想为本王选王妃,将外地就藩事宜提上日程,你们放心,不用你们催促,待皇兄选完嫔妃、二姐选完驸马,我便立马儿选王妃成亲,然后外地就藩。”

“皇弟。”万历皇帝终于开口了。不过他开口是有制止的意思。

“皇兄。”朱翊镠一摆手道,“你不用劝,就藩是迟早的事。”

紧接着,朱翊镠道:“关于干预朝政,我认。稍后待议完第三道奏本,我自会请求皇兄处置,如果在座各位对处置的方案不满意,届时再行商议、定夺。张御史,你以为如何呢?”

“好!”张文琦已经完失去了主动权陷入被动,他哪还有什么主意?只能点头。

“那曾侍读,你请吧?”朱翊镠将目光投向曾朝节。

对曾朝节一来印象比较好,二来人家弹劾什么?打麻将……说玩物丧志,带坏了万历皇帝。

朱翊镠对这道奏本最没放在心上,都没有准备去反驳。

说心里话,他只想看看这个曾朝节何许人也,是否如同史书上记载的那样不攀附不苟同。

曾朝节冷静无惧地站起来了。

……

s:禁足在家不让出门好无聊啊!快憋死了,来点票票让激动一把吧……

标签:

推荐文章